張華梅
  如果季節是一所學校,那麼立冬就是畢業典禮。瓜果桃梨、稻穀玉米、大豆高粱都是優秀的畢業生,它們以優異的成績走出校門,走進糧倉,讓農民們引以為豪。而樹上的葉太過貪玩,拉下了太多的功課,雖然也匆匆走出校門,至多算是肄業生,沒有找到好工作,只能聚集在田埂路旁。而紅了眼的楓,鐵青著臉的松,皺著眉頭的菊,則是留級生,還要在冬日來臨之際用功學習,以待來年取得佳績。
  蓄勢而發的寒風實際上也老了,跋涉千里之後,帶著陣陣喘息聲,躲在農舍的檐下歇息,看雞鳴狗吠。秋天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用枯枝和落葉做成大籠子,放在每一個寒風可以到達的鄉村。冬天並沒有想象中的殘忍決絕,它還給秋天留下一絲念想,卷土重來的希望,不過,要等上漫長的一年。
  立冬時節,最興奮的要數陽光了。立冬時節的陽光,像是未長大的小姑娘,蹦蹦跳跳不知愁滋味。陽光少了樹幹枝葉的遮擋,調皮地鑽進每一扇打開的窗,從春到夏及秋,人們從沒像今天這樣渴望陽光,渴望那份常被忽略的溫暖。陽光並不計較這些,它帶來好聽的故事給孩子們,帶來溫暖和煦的氣氛給老人,它把姑娘的梳妝鏡照得通亮,以便更好地欣賞嬌媚容顏。
  立冬時節的陽光,不再是一照一大片,任由著粗心的人們去浪費,而是一束束地,驅走寒冷的陰影,支起生活中的歡樂。
  立冬也許是一場開拍的電影,簡短的劇情拉不成長長的電視劇。在這部電影里,很多人和物都改換了身份。例如樹葉,早已從枝頭飄落,成千上萬鋪在地上,像是密密麻麻的軍隊;例如老農,早已擦乾汗水,在陽光下眯著眼笑,他們是這部電影的主角,劇情從額頭的皺紋展開,懸念在意猶未盡的笑容里,高潮在端起酒盃的那一瞬;還有曬太陽的貓,是一個大智若愚的智者,是一個大隱於市的隱者,抑或是低調沉穩的卧底,或許是埋伏著的一劍封喉的劍客,只要你加以一點點的想象,就能讓這部電影精彩無限。
  立冬時節,頑皮性急的孩子卻早早換上冰鞋,望著沒有結冰的水面興嘆。立冬時節,勞碌的父親可以得到休息,慈愛的母親開始翻尋冬衣。立冬時節,天地靜美,沒有喧囂的世界讓快樂的笑聲傳得更遠,然後迴響在整個冬季。
  (原標題:立冬時節)
創作者介紹

家事服務員

gc20gchu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